当前位置: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 >> 学员心声 >> 浏览文章
 

请求追加或替补人民大学律师学院校友会成员的心路历程

2013年01月25日    浏览次数为次

  
  安徽天爱律师事务所  王朝琴


  通过邮政快递方式向人大律师学院秘书处递交请求追加或替补校友会成员的申请到今天正好第十天,而在递交当天(12月17日)就在浏览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时已经看到校友会成员的名单及具体分工了。之所以添了个备注“此申请可以作为替补校友会成员的申请使用”还是邮出去,主要就是想将准备说出去的话说出去,所谓:“说出心中的意愿让宇宙去安排。”


  如申请所言“本来这份申请不该出现,更不该再给学院添麻烦,只因一念之差错失良机又不得不在意识到错误之后来亡羊补牢。”确实,作为律师学院“婚姻家庭与继承实务研修班”首期学员及“刑事辩护法律业务研修班”第三期学员,按理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响应学院号召,报名参与校友会组成人员的竞选,可我却因自认受各方面条件制约不能为学院做什么还要占个位子主动选择了放弃。直到同是安徽律师的刑辩班兼职教授王亚林老师在校友会组成人员名单宣布后提出疑问:“安徽学员召集人怎么会是江苏律师?”并主动要求担任“律师学院校友会安徽学员召集人副职”,又得知江苏律师张承东是安徽马鞍山人那一刻,感到无比内疚!也特别敬佩张律师的担当! 及至又听说“婚姻家庭与继承实务研修班”学院因考虑学员人数可能不足还没打算举办第二期,内心愈发自责。首期“婚姻家庭与继承实务研修班”兼职教授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家事法苑”团队领头人杨晓林老师一再对我们强调“家事无小事”,并且在婚姻班学院课程结束之后一直在坚持公益性引领我们进行网络学习与交流,就在前不久还因主群与分群人数已经超过900人,又特意重新申请一个能容纳1000人的“家事法苑家事法主题群”,而这个群目前的成员也已接近700人。可见“婚姻家庭与继承实务研修班”不是市场没需求,同行没需要,只是宣传没到位。我作为婚姻班首期成员应该向刑辩班学友特别是刑辩班三期连任班长上海市万方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明律师学习,积极热情协助律师学院宣传和扩大社会影响,尤其是针对执业时间不长还处在困惑迷茫期的年轻律师。


  9号通过律师学院会员部部长北京君茂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永刚争取到机会有幸参加的《创新与整合中国律师风险管理业务发展论坛》给我的触动相比7号下午人大律师学院校友会成立和8号白天《中国律师百年回顾与展望高峰论坛》及8号晚钱列阳老师与陈有西老师到场的刑辩沙龙可以说不相上下,但这块的触动主要是在网络资源的开发利用其实可以为宣传律师学院帮助到更多年轻同行提供非常便捷实用的方式上,自己原先不敢报校友会成员竞选的顾虑纯属多余。博客、微博、QQ群、YY频道等等特别是电子邮箱受众之广简直难以想像,而我此前所做只是尽量利用了自己的新浪博客和QQ空间而已。而由法律出版社、北大企业与公司法研究中心与北大中国企业法律风险管理研究中心等单位主办的《创新与整合中国律师风险管理业务发展论坛》中《大变革时期律师业之困惑与突破-律师锵锵九人谈》之来自全国九个城市九家律师事务所的主任,与站在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主办的《中国律师百年回顾与展望高峰论坛》演讲台上的几位耄耋老人尤其让我感动和深思。前辈和老前辈律师对民主法制的坚定信仰、对公平正义的执着追求以及在各自岗位与专业上不言放弃的坚持坚守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由衷赞叹!


  性格使然,经过8年马拉松式的自考与司考自2008年春正式取得律师执业证实现下岗再就业梦以来,我始终不愿屈从现实走关系路,更愿意卧薪尝胆凤凰涅磐学学者型。在专业方向上,针对社会大众的需求结合自己的性别、年龄与阅历以及接受过心理学教育的背景,选择传统律师业务做一名婚姻家事律师,同时积极关注未成年人涉嫌犯罪的刑事案件,这在我们六安这样的小城市确实如许多关爱关注自己的人所言“能不能成气候还需要画个大问号”。然而,去京几次特别是这次通过与前辈优秀律师如此近距离大范围的密切接触,却更加坚定了我做事必须先做人的执业理念。


  10号晚返程前由杨晓林老师安排与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家事法苑”团队成员和北京市中鹏律师事务所吕言言律师有过短暂聚会,杨老师再次提起通过博客感觉到我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就如何创新拓展家事律师业务这块就点事情。2009年3月我作为安徽播健教育三级心理咨询师培训班学员去旁听二级班由心理学博士柯荗林老师讲授的《变态心理学》,柯老师当时的开场白令我至今记忆犹新:心理学可以说无处不在,能用的地方很多,如果法律职业者特别是律师来学心理学用处最大。学好了,会用了,将所向披靡。我认识的人中有很多老律师,他们不是不想学,是不舍得时间来学。前几期班上来过一个老律师,后来的班就没有再见过他的面孔,估计已经通过二级考试拿出去用了。与“家事法苑”团队成员聚会杨晓林老师推心置腹一席谈,还有校友会成立及百年律师论坛期间刑辩班二期校友上海康烨律师那一些旨在打消我关于未来职业规划百般思考千般顾虑的话语,再回忆三年多前柯荗林老师说的这番话(后来上二级班从柯老师那里受益更多),以及自己生命历程中经历的一些难心事,感觉脚踏法律与心理两条船我确实还有另外一个任务,就是应该考虑考虑如何将心理学的东西引进法律这块来,让更多的律师同行特别是人大律院的年轻校友从中获益、借助成长。


  总之,在京那四天,两场论坛,两回见证,一个沙龙,一次聚会,着实耐人寻味、促人自省,让我充分意识到做律师不能只顾自己,更需要有对社会和他人的担当,担当也不是挂在口头的作秀,必须要落在实处。因此,经征询我所执业的安徽天爱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意见,郑重以安徽律师学员身份向人大律师学院秘书处递交了书面申请,请求追加或替补校友会成员,具体分工意向可做校友们的生活顾问,含心理疏导。所谓“心理疏导”其实就是当有校友感觉职业压力太大没人可以倾诉时,可以同我说说话或者给我留个言之类。其他诸如婚姻家庭、亲子教育、修养身心等方面当然也欢迎相互交流共同探讨。条件成就时也希望能如“家事法苑”团队杨晓林老师


  和北京成功之道和计划心理学院陈本志老师所建议争取“讲讲心理学方面的东西”,或者协助学院邀请相关专业的心理学专家来学院授课。为此,10号下午就已经去中科院心理所恢复因为要照应年迈母亲及病残兄弟而中断一年多的婚姻与家庭治疗方向远程研究生班的学习,14号又预约报名参加婚姻情感专家陈一筠老师明年5月份的“家和万事兴”婚姻家庭工作坊及随后陈老师将为婚姻家庭工作坊优秀学员开办的师徒传承班。


  “我们改变不了风的方向,但我们能改变帆的方向。”北京律协企业法律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陈晓峰如是说。2008年12月3日父兄两家老弱病残七口人拥有合法产权的房屋及前后院落被非法强行拆除,病瘫十余年的七旬多老父被强制抬进由开发商强行安排的逼窄狭小的临时过度房,我身为法律人却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精神几近崩溃,北京律师王才亮的转帖声援、吉林律师李连斌的QQ语音疏导、上海律师李前军的电话安慰和博客留言(“人在做,天在看”)、湖州律师高勇年赫然在目的一个“悟”字,以及2009年2月底转向心理学这块自救救亲心理学老师与学友视如手足般的亲情关照,还有那些知名与不知名谋面与未谋面的天南海北的网友一直以来的默默关注与鼓励,都自始至终在温暖与激励着我义无反顾地前行。2011年6月报班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婚姻家庭与继承实务研修班”学习起,同是新浪博友也同样真诚友善热情爽直的《民主与法制》总主编刘桂明老师和“家事法苑”团队领头人杨晓林老师就不断鼓励“要争取发言”、“要把握机会”、“要多读多写多交流”,2011年除夕前从非法强拆娘家房的开发商手里接过两串沉甸甸的钥匙,此前也听到过他们真正比较人性化的一个建议:你应该将你这前半生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我们肯定会读,也相信会有很多人会受到你的影响。2011年5月参加北京和计划心理学院举办的“首届幸福中国论坛”,四川大学心理学教授格桑泽仁老师为我题写的空心字就是个大大的“影”字,格桑老师当时没有作具体解读。我后来自己琢磨许久将其解释为“受人影响影响别人”。而我若想将内心的想法兑现,让丰富的阅历闪光,除了自身要继续投入大量时间与精力不懈努力刻苦修行之外,人民大学律师学院校友会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是一个让我继续受人影响并努力影响别人以回报校友、回报学院、回报社会的大舞台。

 

  感觉每一种经历都是有用的!感激生命遇到的每一个人!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09a9a60102em02.html(王朝琴法律与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