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 >> 司法热点右 >> 浏览文章
 

老赖财产年底可全国联网查询 最高法已签约20余银行

2014年10月22日    浏览次数为次

老赖财产年底可全国联网查询 最高法已签约20余银行

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执行局局长刘贵祥

有钱不还,公然赖账。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与人民网联合推出“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引起了社会强烈关注。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这份榜单也被网民形象地称为“老赖黑名单”。

这份名单显示,欠账金额最多的自然人是广东的闫占新,他一个人就欠下了3.87亿元债务。而广西陈一斌的一笔欠账,自1990至今20余年未缴清,是当选时间最长的“老赖”。

在对“老赖”的不守信用进行道德谴责的同时,加强诚信的制度化建设更为重要。

继今年6月国务院发布实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之后,9月2日,国家发改委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召开了全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会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在今年底之前要制定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或者实施意见。

9月24日,在央视《对话》节目录制现场,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法”)审委会专职委员、执行局局长刘贵祥表示,当前之所以必须下大力气推进诚信制度化建设,是因为诚信问题已经到了十分严峻的程度,“可以说是诚信缺失,失信泛滥,有的失信行为令人触目惊心,社会危害性极大。”

八部门联手治“老赖”

禁止高消费,还需完善立法

据统计,全国法院范围内,被执行人有财产而拒不执行,也就是“有钱不还”的案件中,80%以上案件的被执行人存在逃避、规避甚至暴力抗拒执行的行为,自动履行的不到5%,消极等待强制执行的约占15%。

惩治失信,正是从这些“老赖”开始。在中央文明办二局局长涂更新看来,众多“老赖”的存在产生了“破窗效应”、恶意示范。“因为失信的时候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产生这么多‘老赖’。现在中央文明办跟最高法联合实施信用惩戒,就是从恶意欠债开始。”涂更新说。

今年1月,中央文明办、最高法、公安部、国资委、国家工商总局、银监会、中国民用航空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在京签署了“构建诚信 惩戒失信”合作备忘录,向社会公布对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并采取其他信用惩戒措施。

根据备忘录内容,信用惩戒主要为:禁止部分高消费行为,包括禁止乘坐飞机、列车软卧;限制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

刘贵祥表示,在抵制“老赖”的诸多手段中,民航订票系统是效果最好的,自今年7月全国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与民航、铁路等部门信息联网后,成功拦截试图乘坐飞机的“老赖”37万次、1.8万人;铁路系统拦截了1.2万人。

不过实践也提示,相关法律法规需要进一步完善。“为什么铁路拦的‘老赖’比飞机人数还少,因为我们针对‘限高令’制定司法解释的时候,还没有动车和高铁。因此最近要修改司法解释,进一步对高铁和动车方面进行限制。”刘贵祥说。

此外,银行系统针对“老赖”的拦截措施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以中国工商银行为例,一年时间甄别和截留的试图办信用卡的‘老赖’就有千万次。”刘贵祥说。

除了八部门的上述措施,为了提高案件执行率,地方法院也有创新做法,比如在闹市、商店利用大屏幕晒“老赖”,在公交车上曝光,甚至把“老赖”的名单、照片张贴到其所住小区的楼门口。

“目的就是通过舆论力量和信用惩戒,促使‘老赖’主动履行他应该承担的法律义务。”刘贵祥称,“一般情况下被曝光的20%左右主动履行,这个比例也不小。”

但刘贵祥坦言,“限制高消费令”出台好几年了,起到一定的司法威慑作用,但是实施效果一度并不理想,没有办法真正控制高消费。比如打高尔夫球、到高档娱乐场所消费、入住高档酒店等,仍然不好控制。“有些情况我们没有办法发现,有的只能事后发现,事后给他一定的罚款,他可能又再接着高消费。”刘贵祥说。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俗称“限高令”)发布,属于限制高消费范围的除了上述提及的飞机、火车软卧等,还包括许多内容,比如打高尔夫球、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要有一个过程,现在限制‘老赖’的高消费,目前是先找到突破口,下一步需要限制的高消费种类很多,打高尔夫球的、出国旅游的、买豪车的、送孩子出国留学的,等等。”涂更新表示,民航、铁路都是央企,他们从履行社会责任的角度愿意配合对“老赖”进行惩戒,但宾馆、高尔夫球场等单位却不一定愿意配合。接下来要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给基层实践以法律支持。

2020年建成覆盖全社会的信用体系

专项清理党政机关拖欠债务25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不仅普通人和企业会欠债不还,有时候,党政机关以及公职人员也会成为“老赖”。近年来,媒体曝出某些地方政府部门欠债多年,即便法院判决、屡次催告也不还的丑闻。

遇到公家“老赖”该如何对付?党政机关会成为惩治“老赖”的禁区吗?

刘贵祥的答案是:“不仅不能作为保护区域,反而要给它更多的惩戒措施。比如说,对公职人员,我们除了将其加入‘黑名单’,还要通知其所在的行政机关、上级主管部门或者监管部门,给他相应的行政、监管方面的压力。”

2012年,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曾联合下发《关于做好党政机关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和裁定工作的若干意见》,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对党政机关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的专项积案清理工作,自2012年3月1日开始,到2013年6月底结束。

“这项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党政机关拖欠债务的专项清理活动,最后真金白银地装到债权人口袋的是256亿元。”刘贵祥透露。

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为例,该区组织部门、法院将党员的先进性建设和惩戒失信被执行人有机结合,起到了很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今年4月以来,该区通报失信被执行党员73人,核查后开除党籍18人,劝退2人,限期整改39人,促成14人履行债务。

刘贵祥表示,最高法正在推动建立覆盖全国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网络查控体系,成员包括已经和最高法签订网络查控和信用惩戒机制备忘录的20余家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国家工商总局、证监会、银监会、公安部等有关部门也会加入。

“联通网络以后,某个法院遇到一个具体案件,可以通过网络方式直接查存款。能在全国范围内查到存款情况、金融产品情况、房屋情况等。”刘贵祥表示,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网络查控体系今年年底建成。“这种体系的建立,我认为是制约‘老赖’的一个最有效的办法。”

今年6月发布的《国家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指出,目前,我国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尚未形成,社会成员信用记录严重缺失,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尚不健全,守信激励不足,失信成本偏低。
 

老赖财产年底可全国联网查询 最高法已签约20余银行

为了提高案件执行率,地方法院也有创新做法,比如在闹市、商店利用大屏幕晒“老赖”,在公交车上曝光,甚至把“老赖”的名单、照片张贴到其所住小区的楼门口。

中央文明办二局局长涂更新介绍说,按照上述纲要和中央文明委《关于推进诚信建设制度化的意见》,最重要的是建立健全覆盖全社会的信用体系,并实施共享机制。“将来要以两个‘身份证’为基础,织一张‘网’。自然人就是以公民个人身份证号码为基础的社会信用代码,各种机构就是以组织机构代码,这两个代码就是现实生活当中的通行证。如果说你不诚信,信用记录不好,进入到‘黑名单’,你在社会上基本没法立足。去银行贷不了款,不能担任企业法人代表,坐飞机、乘火车卧铺、住星级宾馆都不行。这张‘网’2017年基本建成,2020年要全部建成。”涂更新说。

人们常说,诚信无价。而涂更新认为,在现实生活和经济活动中,一定要让诚信有价,体现出诚信的价值。

“比如现在很多城市管理中应用到的,进城农民工如果诚信各方面表现良好,有优良积分,率先解决城市户口、就业等。就体现了社会政策层面的良好的价值导向,让讲诚信的人能够得到好处。再比如,江西、辽宁等地的农村开展创新信用农户活动,体现了双赢效果。农民被评上‘信用农户’之后,在银行贷款可以获得低利率优惠,地方财政提供相应的利息补贴;银行收益也增加了,更重要的是还贷率97%以上。”涂更新说,“要让守信者一路畅通,失信者步步难行。比如同样一辆车,有信用污点、有违章记录,保费翻几倍计算。”

只有全社会都能意识到诚信对于个人和国家社会经济的重要和价值,“老赖”现象才能得到进一步的缓解和改善。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