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 >> 名师风采 >> 浏览文章
 

中国人民大学首届律师研究生毕业典礼的致辞

2014年06月20日    浏览次数为次

  
  尊敬的祝院长、韩院长、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是我们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第一批学生毕业的日子,今天也是值得纪念的日子,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批法律硕士(律师方向)研究生在今天诞生。2014年6月19日,注定要写入我国的律师史册。


  首先,我代表律师学院祝贺2011级的19位同学完成学业,取得法律硕士学位,同时感谢各位老师的辛勤耕耘,精心培养。还要特别感谢祝铭山名誉院长,法学院韩大元院长对律师学院的关心领导。


  刚才听了老师和同学们热情洋溢的发言,使我感到三年来,老师们教得不易,同学们学得更不易。作为中国第一所律师学院,在没有经费、没有师资、没有教材的情况下,我们白手起家,探索中国律师正规化教育的途径。同学们明知道律师专业在人民大学是最年青的专业,律师专业方向的研究生带有试验的性质,不一定能成功,可你们仍义无反顾来报名,来捧场,这使我十分感动,也十分内疚。内疚的是,你们作为律师学院的长子,理应受到更好的教育,学到更多的知识,结识更多的老师,受到更多的关爱。你们以部分的牺牲换取的教训,为教学科研积累了经验,为师弟师妹的成长铺平了道路。所以,我要代表律师学院向你们表示歉意!


  即使这样,你们仍无怨无悔,努力学习,积累了知识,锻炼了能力,收获了梦想。你们全部通过了论文答辩,全部通过了司法考试,全部凭真才实学找到了工作,这就是最好的例证,你们当之无愧,是我们心中最优秀的学生,再次祝贺你们!


  看到你们意气风发,文釆飞扬,不由想起三十二年前毕业时的我们,我清楚的记得全班同学互相留言。老班长邱贵生给我的留言是:“昂天大笑出校门,我辈岂是蓬蒿人。”激昂之气至今还鼓舞着我。还有年轻的纪刚同学留给大家的是“勿忘我”三个字。没想到他成了我班三十八位同学中唯一离开我们的,难道这是冥冥之中的预感?还有报告厅门口民法泰斗佟柔老师的这尊塑像,他在毕业典礼上讲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说:“到社会上没有老师怎么办?一是给你个三段论:有法依法、无法依惯例、无惯例依法理,二是希望你们每人都买本国民党的《六法全书》,中国一定会走商品经济的路,商品经济的法律精华都在里面了。”后来,我去了深圳做律师,第一件事就托人到香港买了《六法全书》,又凭着这“三段论”搞了不少改革。历史证明没有中国人民大学的经历,就没有我的今天。


  从今天起,你们的名字将转人校友的名册。校友的记载有两种:一种是个人的记载,记载在校的表现,记载以后的辉煌,如:最高法院院长肖扬是人大校友。另一种是集体的记载,以整体的表现为依据,比如说,法学院七八级校友为人民大学办了个律师学院。在我看来,我最期待的是从集体成功的角度去期盼你们,相信你们能无愧“律师学院黄埔一期”的称号。


  要做到这一点,无论作为你们的学长还是院长,我都要提几点希望与你们共勉:


  一、要长存敬畏之心。我们是法律人,首先要信仰法律,敬畏规则。从校园步入社会,政治风险、法律风险、经济风险、道德风险迎面而来,要秉持做人的底线,做任何事都要有基本的合理、基本的道理、基本的对错。你可以不做包公,但绝不能做秦桧,陷害忠良。


  二、要存有感恩之情。要感谢大自然给我们提供了空气、水源、食物,要感谢父母养育之恩。要感谢帮助过自己的人,还要感谢需要帮助的人,帮助了别人就成就了自己。要防止法律人对自己的过于自信,要听取不同的声音,了解不同意见。要严于律己,宽于待人。顶住诱惑,管住小节。


  三、要围绕法律,选择一份自己喜爱的工作。你们选择了法律的大门是没有错的,但二次选择具体的职业也十分重要。20年后你们再聚会的时候会理解,没有什么比做一份自己不想干的工作更痛苦的了。只有喜欢才能坚持,只有坚持才能有所得,正所谓“男怕入错行”、“人挪活树挪死”。无论现在干哪行,我希望你们“曲线救国”,最终还要干律师这行。我认为普天下的职业,没有比律师更好的了。


  四、要坚持学习,勇于创新。毕业不是学习的结束,而是新的学习的开始,要防止眼高手低,尽快适应新的工作,尽快融人新的环境。要注重创新意识的培养,要有开拓性、创造性。这样,当你晚年躺在病床,看到窗外最后一片树叶飘落的时候,你可以自豪地说,我给中国的法治、我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什么,我这辈子值了。


  同学们,我们就要分别了,母校会关注你们,祝福你们。劳燕分飞,天涯何处再相聚,好在资讯发达,地球在变小,想不见也难。愿我们的律师学院越办越好、更加卓著,办成真正的律师教育的航母、律政精英的摇篮,你们将以母校为荣。愿你们中能走出中国著名的大律师和名垂青史的政治家,母校将以你们为荣。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的毕业生注定将与众不同!


  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院长  徐建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