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 >> 律师文苑右 >> 浏览文章
 

律师的见解

2011年10月11日    浏览次数为次


  廖旭东


  一、 刍议“杀光所有的律师”


  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剧作家、诗人莎士比亚决没有想到,他写的剧本《亨利六世》中的一句台词:“第一件该做的事,是把所有的律师全都杀光。”(The first thing we do, 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简译为“杀光所有的律师”),在三百多年后的中国,受到法律人的追捧。


  2005年,法律学者王琳在《律师文摘》第十三辑中发表随笔《杀光所有的律师?》,王琳指出:“法治国家目标的确立,权利意识的勃兴,让我们越来越感到律师的不可或缺,与此同时,我们从律师的衣冠楚楚背后,也越来越多地窥见了道德的沦丧,并常常为之齿冷。”王琳相信:“律师在法庭上任何有违良知的话语都会在其内心引发长久的谴责”“在一个优秀的法官面前,任何狡辩都动摇不了裁判者对公平与正义的追求”。文章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 一批愤青律师和愤青学者对王琳横加指责,有的向王琳普及律师重要的常识,有的则要将王琳告上法庭并要求王琳向全体律师道歉。


  2005年11月,在天津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律师论坛上,北京律师吕良彪递交论文《杀光所有的律师?!--论和谐社会构建中律师的使命》。2006年,吕良彪将其涉及人权宪政、司法独立、新闻自由与律师价值的发言稿集锦成书,书稿名初定为《杀光所有的律师?!》,挑战性、醒目刺人的书名,承载着吕良彪律师对中国律师事业的热爱与忧思:“法治社会的律师,理应是公民权利的忠实代表、社会理性不同声音的代表、以私权利制约公权力的忠实代表。”“中国律师业的瓶颈在于中国律师社会影响力的低下,在于中国律师声音的不被倾听;律师的社会地位取决于民主法治进程与法律文化传统,律师的社会评价取决于律师自身修养、行为与贡献”。也许正是因为《杀光所有的律师》这一书名太醒目刺人,该书在2007年7月正式出版时更名为《“我反对”--宪政维度下律师的价值》。还有一篇《杀光所有的律师?》的文章,出自法学博士吴丹红之手,文章载于2007年第1期《晟典律师评论》。将《杀光所有的律师》作为文章的题目或书名,其作者的观点,都是肯定律师的积极作用,反对将律师杀光。但是,他们之所以以此为名,在笔者看来,只是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珠罢了。为什么有人想杀光所有的律师呢?笔者认为,这与人们对律师职业的误解有关,在有些人看来,律师是专为坏人说好话、得人钱财与人消灾的职业,是政府的对立面。律师独特的职业价值取向与普通公众价值取向之间的存在一定矛盾,致使社会公众乃至公共权力的执掌者对律师存在的社会价值产生疑问。当今,一些律师缺失职业道德,没有树立正确的执业观念,信奉经济效益至上的拜金主义观念,缺乏诚信,损害了当事人的利益,这也是当事人产生憎恨律师的诱因。在现代社会,律师已经成为不可忽缺的重要角色,律师不会被杀光,也不可能被杀光。


  二 、 悟“法”


  作为律师,从事法律服务十多年,现在对法的认识,同刚入行时相比,已有很大的不同。


  --从法律武器到法律手段


  曾经将法律视为武器,认为律师是握着法律宝剑的战士。


  现在将法律视为解决纠纷的手段之一,且是在协商调解无果的情况下,最后采取的不得已的解决争端的手段。


  --从锱珠必较到适当让步


  对权益的的保护,曾经要求权利必争, 锱珠必较.


  现在讲究和谐,主张作出适当的让步, 放弃部分权益,化解矛盾。


  三、  律师的“帽子”


  在文革时期,帽子满天飞,人们都害怕被人扣上帽子。现在,有些律师则喜欢给自己戴上帽子,引以为荣,常见的帽子有以下几种:


  (一) 大律师


  (二) 高级律师


  (三) 名律师


  (四) 资深律师


  (五) 专家律师


  (六) 主任律师


  (七)博士律师和硕士律师


  (八) 刑辩律师和婚姻律师


  (九) 企业风险管理律师


  之所以这些帽子受到有些律师的青睐, 是因为这些帽子不仅可以给他们带来光环,而且可以带来丰厚的金钱。但是这些帽子没有经过国家权威机构的认证,大都是不合格的产品。


  四、  你还会让自己的子女做律师吗?


  近来,“你还会让自己的子女做律师吗?”成为深圳律师闲聊的话题。


  深圳律师张兴彬对身边的律师,不管是做得优秀的,还是一般的,做过调查,“他们都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再做律师了,也不会让他们学法学专业了”。不让子女做律师的主要理由是:“学法学坏处太多了。1、大的法制环境差就不说了,现在基本上所有的大学都开设有法学专业,人太多,僧多粥少,不好就业;2、学了法学专业要想从事本专业还得参加难度极大的司法考试,如果考不过就业就更困难;3、学了法学对于考公务员没什么压倒性的优势,和学其他专业的学生基本上是在同一起跑线上。”


  深圳律师龚永芳也深有同感,认为:“是个女儿去教书、做医生、公务员,能养活自己就行,关键看嫁的男人好不好。儿子去读理科搞科技实业、做生意,事业和金钱上都大大超过律师。确实不愿意让后代做律师。心累,身体又受苦。特别是法制不完善,感觉律师的钱,要么来得没正当理由,要么来得心里有愧,时间长了,有良心的人会觉得苦闷压抑。”


  我的儿子今年17岁了,明天就要参加高考,他小时候的理想是到名牌大学学习法律,像我一样做律师,我曾带他到不少地方办过案,让他见识过律师生活,我内心也希望他能承继父业,但不知为何,在高一年级分文理科时,他自主选择了理科,事后,我也没有问他为何改变了志向,但我知道,我儿子做律师的可能性很小了。


  律师的子女做不做律师,还是由他自己选择吧,若他喜欢做律师,就让他做律师吧,若他不喜欢做律师,也随他去吧。


  五、  飘在广东的律师


  在广东珠三角地区,有一批内地来的律师,他们执有内地的律师执业证,却以各种方式在珠三角地区从事法律服务,他们为了在广东生存和发展,付出不为人所知的辛苦。


  在中国,能做律师的人是不简单的人,能南下到广东做律师就更不简单了,这些南下的律师大都在内地从事律师工作多年,在当地有一定案源,有的已有妻小,他们能只身一人,离家别子,南下广东,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律师业务,这的确需要足够的勇气和胆识。


  在珠三角有的地方,从内地来的律师想在当地执业,必须具备当地户口或法律本科的条件,刚到广东的律师要达到这一条件,难度很大,有的律师无奈只好在当地租房开设办公地点,以内地的律师事务所的名义接案,在办公地点,不敢挂上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只写上“法律咨询”几个大字,以较低的收费吸引客户,他们时刻担心当地的司法局前来查处,因为他们被当地的司法局认定为黑律师。


  有的南下的律师则选择到广东的律师事务所作律师的助理,不以律师的名义执业,在珠三角做律师助理,收入不高,工作量又大,他们之所以接受这些,是因为他们希望通过若干时间的积累,能够结识当地的客户,一旦条件成熟,就在当地注册,出来单独办案。


  还有些南下律师,他们到珠三角大公司担任专职法律顾问,收入稳定,在当地算不高也不低,但工作不自由,无法拓展自己的律师业务,没有自己的客户,只为一个客户服务,无法看到事业发展的前途。


  我认识很多飘在广东的律师,因为我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在我认识的这些律师中,有的成功了,大多数离开了广东,每当我送别他们的时候,他们无奈的眼神,让我最为铭心。


  六、   面对败诉


  每一个律师,在执业生涯中,都会收到败诉的判决书,面对败诉,有的律师抱怨法官水平差,有的律师指责法官腐败,办案不公,也有的律师则将责任推向法律的不完备……


  当我收到败诉的判决书,我会选择“下课”,因为当事人支付了不菲的律师费,委托我代理案件,就是要达到胜诉的目的,不管什么原因,官司输了,我就要主动“下课”。


  面对败诉的判决书,我会认真研究法官认定的证据是否准确,适用的法律是否正确,程序是否存在问题,我会将我对判决书的意见告知当事人,并将案件的全部材料复印一套交给当事人,告诉当事人,如果要上诉,最好委托别的律师。


  七、 官司与关系


  多少年来,律师、当事人和普通百姓,一说到打官司,就要和关系联系在一起,谁谁谁赢了官司,凭是的什么关系,谁谁谁输了官司,是因为没有关系,众口铄金,“打官司就是打关系”的说法便流传开来。如何看待“打官司就是打关系呢”?


  客观的说,关系对绝大多数的官司不能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对极少数官司确实存在一定影响,原因是现有的一些法律规定过于笼统,缺乏可操作性,在定罪量刑和经济处罚上比较模糊,上下浮动幅度很大,这样就为法官提供了很大的自由裁量权。这种自由裁量权为滥用司法权谋取私利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为了消除关系对官司的影响,保证司法公信力,最高人民法院推行了一系列的措施:


  (一 )2009年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向社会公布“五个严禁”规定:严禁接受案件当事人及相关人员的请客送礼;严禁违反规定与律师进行不正当交往;严禁插手过问他人办理的案件;严禁在委托评估、拍卖等活动中徇私舞弊;严禁泄露审判工作秘密。


  (二)2011年2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对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岗位法官实行任职回避的规定(试行)》,规定要求,凡人民法院领导干部和在人民法院审判、执行、立案、审判监督、国家赔偿等业务岗位工作的法官,其配偶子女在其任职法院辖区内开办律师事务所、以律师身份为案件当事人提供诉讼代理或者其他有偿法律服务的,应当实行任职回避;人民法院在选拔任用上述岗位工作人员时,也不得将具备任职回避条件的人员作为拟任人选。


  (三)2011年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在审判工作中防止法院内部人员干扰办案的若干规定》。《规定》要求法院工作人员不得私下接触本人审理案件的当事人及其亲属、代理人、辩护人等关系人,同时要求因不明情况或者其他原因接触并可能引起社会公众及当事人合理怀疑的,应当自行申请回避。《规定》要求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和已退休人员一律不得违反规定为案件当事人及其关系人转递涉案材料、打听案情和打招呼说情。


  在笔者看来,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希望上述制度能够完全消除关系对官司的影响,似乎有点天真,但若能最大限度地降低关系对官司的影响,这已经足矣。


  八、   律师不能娱乐化


  当今社会已进入了娱乐化的时代,在各类媒体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涉及演艺名人、体育明星、电视主持人、专家教授等娱乐性的新闻,这些娱乐新闻受到人们普遍的关注,成为大众饭后茶余的谈资。


  随着媒体对全国大案要案的深度报道,律师也渐渐娱乐化了。每当大案发生后,有的律师便积极主动找到有关当事人,提出愿意免费代理案件,在取得当事人授权后,代理律师便频繁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发表对案件的有关意见,透露案件不为人所知的内情,成为媒体记者追捧的采访对象。对于大案的代理,代理律师不在意律师费的多少,也不在意案件的代理结果,只在乎案件在社会上引起的轰动效应,在意自已名气的增长。


  作为一名律师,在这个娱乐化的时代,还是应远离娱乐化。不论是代理大案还是小案,律师应自觉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九、  律师如何思考


  “Think like a lawyer”(像律师一样的思考),是法律界的一句名言,律师究竟是如何思考的呢?


  -- 维护委托人的合法利益,是律师思考的出发点


  律师作为向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自由职业者,是在当事人的委托下提供代理或辩护等法律服务, 在法律服务过程中,律师应始终把委托人的合法利益放在首先考虑的地位,律师必须尽可能从最有利于委托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法律方案。


  追求委托人利益的最大化,是律师的工作目标,也是律师的职业道德。


  -- 律师应以法律语言进行思考


  法律是一种专门的技艺,法律语言是这个专门技艺中的最基本的要素,是律师的基本功,律师应当运用法律语言进行观察、思考、表达和判断所遇到的社会问题


  十、 律师的幸福


  截止2011年底,中国执业律师达20万人,虽然,在中国做律师,有这样和那样的苦恼,但总的来说,律师还是很幸福的。


  律师很自由,上下班不需要打卡,除了开庭必须准时外,其他工作时间,均由自己安排。


  律师很独立,没有多层领导管制,除了案件需经领导审批外,平时,领导很少干涉律师办案。


  律师见识广,律师常在外办案,在办案之闲暇,游览名胜古迹,体验民俗风情,是一大乐事。


  律师收入不错,律师收入虽比不上老板,但大都高于拿固定薪水的人,做了几年律师后,买房买车也不是难事。


  律师很抢手,不管是未结婚的律师,还是离了婚的律师,很快就能找到幸福。


  (作者介绍:廖旭东,广东帅毅律师事务所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