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 >> 律师文苑左 >> 浏览文章
 

“OPPO”VS”OCPO” -一个字母之差而引发的商标纠纷

2012年07月19日    浏览次数为次

  
  OCPO?OPPC?OPIPO?OPPQ?他们与OPPO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当带有这样标示的手机在市场上热卖时,位于广东东莞长安的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叫苦不迭:“我们的OPPO被山寨了!”就拿OCPO和OPPO来说,一个字母之差而引发的商标纠纷有了结果。2011年11月21日,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东莞中院)对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珀公司)诉深圳市星宝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宝通公司)、郑关笑(OCPO销售商)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星宝通公司、郑关笑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欧珀公司涉案第4571222号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星宝通公司向欧珀公司赔偿包括合理维权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60万元。


  (一)案  情


  2010年7月,欧珀公司向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星宝通公司未经欧珀公司授权许可,在同类产品上使用了与“OPPO”商标近似的“CCPO”标识,企图用“OPPO”商标的高知名度和高品牌价值来推销“CCPO”产品,引起消费者对产品来源产生混淆,星宝通公司进而获取不正当利益。被告郑关笑销售了上述被控侵权产品,也侵犯了欧珀公司的商标权。两被告的行为,给原告欧珀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也给欧珀公司的市场销售和商业信誉造成了巨大影响。当时,欧珀公司向星宝通公司提出赔偿经济损失180万元。立案次月,欧珀公司变更诉讼请求,将对星宝通公司赔偿要求提高到300万元。因标的额超过人民币200万元,案件移送东莞中院受理。


  欧珀公司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是: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欧珀公司OPPO商标的行为,并停止使用OCPO标识;两被告在《深圳特区报》等媒体上登文赔礼道歉,并说明事实真相,消除影响;星宝通公司赔偿欧珀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被告郑关笑赔偿欧珀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


  庭审中,欧珀公司的代理律师在庭上称,“OPPO”手机商标经国家商标局注册登记,取得了商标注册证书,并且为宣传“OPPO”品牌投放了数亿元宣传资金,“OPPO”手机也赢得了众多消费者青睐,为公众知晓,具有高知名度。而星宝通公司在申请“OCPO”商标注册时,也因为与“OPPO”相似被驳回。


  针对原告提出“OCPO”与“OPPO”相似,容易让人混淆,被告代理律师反驳称:从字母组成来看,4个字母中有3个不相同,发音也有明显区别,而且购买手机的大多是成年人,能够很容易识别两个品牌存在差异,所以不存在故意让消费者对两种产品产生混淆的行为。而对于原告认为“OPPO”知名度高、显著性强的问题,星宝通公司代理律师称,花再多钱做广告,使用时间再长,也不能代表该商标就是驰名或者著名商标,真正的驰名或者著名商标应由相关部门认定或者司法机关裁决。而且星宝通公司也对“OCPO”进行了广告宣传,所以并不存在利用“OPPO”知名度搭便车销售产品的行为。


  (二)判  决


  东莞中院认为,被告星宝通公司生产销售的涉案被控侵权手机产品,与欧珀公司第4571222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项目手提电话属相同商品。OCPO字母组合与OPPO字母组合整体均无含义,两者文字图形整体比较相似,特别是被控标识首字母图形与涉案商标首字母图形基本相同,也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OCPO”字母整体的发音与“OPPO”字母整体的发音产生错误。同时考虑到欧珀公司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相关公众对手机产品施以的注意力程度等因素,相关公众在隔离状态下选择产品时,不会注意到两者的细节差别,相关公众施以一般的注意力容易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因此法院认定,涉案被控产品上使用的商品标识与涉案4571222号注册商标构成近似。据此,根据商标法的有关规定,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为侵犯涉案第457122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产品,被告星宝通公司生产、销售涉案侵权产品以及使用侵权标识进行广告宣传的行为和被告郑关笑销售涉案侵权产品的行为,均属于侵犯涉案第457122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至于原告欧珀公司提出的赔礼道歉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赔偿道歉是侵犯人格权益时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形式,本案中欧珀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其人格权益遭到损害,故对该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另外,虽然被告星宝通公司的侵权行为不可避免给欧珀公司的商品声誉、商标信誉造成不良影响,但考虑到判令其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足以消除侵权行为给涉案商标造成的不良影响,故法院对欧珀公司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亦不予支持。


  (三)评  析


  本案为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争议焦点主要是被告星宝通公司使用的“OCPO”标识与原告欧珀公司“OPPO”的注册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在商标侵权案件中,商标相同容易认定,而商标近似的认定难度较大。笔者以为,认定是否构成商标近似,首先需将被控侵权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进行比对,其次还需以混淆可能性作为认定商标近似的构成要件。


  一、商标近似的比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判断是否构成商标近似应从以下几方面进行考虑。


  首先,应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


  一方面,《商标法》所称的相关公众,是指与商标所标识的某类商品或者服务有关的消费者或者经营者。现实生活中,不同商品涉及的相关公众往往不同,在确定相关公众时,应考虑商品的性质、种类、价格等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所谓一般注意力,是指相关公众在选择商品或服务时所施加的普通注意力,而非高度的、特别的注意力。本案中,原告和被告提供的手机产品价格适中、能够为普通的消费者所接受,不属于价格高昂的手机产品,消费者施以一般的注意力,难以分辨二者之间的细微差别。


  其次,应以整体比对为主,主要部分比对为辅,并在隔离状态下分别进行。


  1.是商标的整体比对。整体比对,是指在比较商标是否近似时,应当将构成商标的各要素的组合作为一个整体来观察。OCPO字母组合与OPPO字母组合整体均无含义,两者文字图形整体比较相似,特别是被控标识首字母图形与涉案商标首字母图形基本相同,也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OCPO”字母整体的发音与“OPPO”字母整体的发音产生错误。


  2.是商标的主要部分比对。主要部分比对,是指将被控侵权商标中主要部分与原告注册商标中主要识别部分进行比对。“OCPO”与“OPPO”之间比对,仅仅一个字母不相同,其他均相同。消费者施以一般的注意力,难以分辨二者之间的细微差别。


  3.是在隔离状态下进行比对。在隔离状态下比对是指进行商标的整体比对和主要部分比对应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状态下进行。坚持在隔离状态下进行比对,能够充分考虑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使法官更好地从相关公众的角度去判断是否构成近似。本案中,在隔离的状态下将原告注册商标与被告服务标志进行比对,可以发现二者在整体构成、主要内容、表现形式等方面都比较近似。


  再次,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考量。


  商标的显著性是指商标识别商品来源作用的强弱。商标的知名度是指商标为相关公众所知晓的程度。一方面,原告欧珀公司的注册商标“OPPO”具备明显而独特的特征,能够将其手机产品与其他手机产品相区别,其显著性毋庸置疑。另一方面,原告欧珀公司在东莞、广州、北京等地经营及授权经营“OPPO”手机产品多年,且为宣传“OPPO”品牌投放了数亿元宣传资金,“OPPO”手机也赢得了众多消费者青睐,为公众知晓,具有高知名度。星宝通公司在申请“OCPO”商标注册时,也因为与“OPPO”相似被驳回。因此,被告对原告的该注册商标也应知晓。


  二、混淆可能性在商标近似认定中的地位和作用。


  根据传统商标法理论,商标混淆是指相关公众对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误认。随着市场竞争愈演愈烈,商标侵权手段日趋复杂,商标混淆的类型和样态都在不断翻新,商标混淆理论无论从混淆内容、混淆主体还是混淆时间上均得到了扩展。目前,国际条约以及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商标法都将混淆可能性作为商标侵权认定的标准。在我国,商标混淆理论在商标侵权认定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混淆可能性理论在立法及司法方面亦有所体现。


  立法方面,混淆可能性理论虽没有被我国立法所明确,但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已有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对商标近似这一概念的阐述中,明确将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作为商标近似的一个构成要件。该条规定: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司法方面,混淆可能性理论是我国司法机关在司法实践中经常运用的一个理论,部分司法机关将混淆可能性作为认定构成商标近似的必要条件,认为仅商标文字、图案近似,但不足以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不构成商标近似,在商标近似判断中应当对是否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进行认定。这就弥补了我国商标立法方面的不足。


  具体到本案,被告在其手机产品上使用“OCPO”标识及相同字体,易使普通消费者误认为被告所生产的手机与原告生产的手机系同一家公司,或误认为二者具有参股、控股、合作等特定关系,足以引起普通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具有混淆可能性,构成商标近似。


  (作者简介:邝宪平律师  江西祥昀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