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包容性增长:律师行业新机遇

发布日期:2010-10-29  阅读:

                                             

1028晚七点,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和检察日报社《方圆律政》杂志共同主办的“包容性增长与律师业发展”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包容性增长”是胡锦涛主席在916第五届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开发部长级会议的致辞中提出的,该观点一经提出就受到国内外的普遍关注,十七届五中全会以后,包容性增长再次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从律师行业来说,包容性增长”政策的确立,意味着怎样的职业机遇?律师应该相应做哪些调整呢?针对这个问题,本研讨会主办单位邀请经济、法律专家共同研讨“包容性增长与律师业发展”话题。

 

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院长徐建在致辞中,首先指出了“包容性增长”的要义就是公平与正义。他说,中国古谚“虚怀若谷,有容乃大”就已经包含了这样的智慧。目前,我国从立法到执法、司法实践,很多地方还缺少包容性:一方面,公检法对律师歧视的现象还很突出,律师在职业共同体、司法共同体当中还处于最劣势、最低下的地位,这是建设法治社会重大的障碍。另一方面,法律界内各地相互包容的状况也值得关注,比如,西部律师的执业状况就亟待改善。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认为,社会公平正义本身就含有包容性增长的意思在内; “包容性增长”的含义,即为“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张建伟说,实现“包容性增长”,在当前的状况下,就是要讲求经济成果的公平分享,重点是关注机会平等,尤其是就业、教育和医疗等方面的平等。社会正义最根本的内容是分配的正义,就是对社会财富如何进行分配。

目前,各种社会矛盾比较突出,不和谐因素还比较多;防止矛盾激化,是当前社会面临的一项关乎社会安全与安定的重要任务。我国应该高度警惕“国富民穷”官富民穷”商富民穷”的问题

公平正义的实现需要司法的保障,社会必须要通过司法才能实现真正将社会公平正义变为现实。律师是来自民间的匡复正义的力量,这种力量在扶助弱势群体、平衡社会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张建伟建议,每位律师都应冷静地思考一下,自己能够为社会做出什么贡献。

 

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主任徐德安从经济与律师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徐德安说,“包容性增长”概念的提出将会对我国宏观经济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很多经济领域和行业将可能会呈现出分化组合的新局面。相应地,经济形势的新发展必然也会对律师行业、业务领域产生深远影响。比如,在知识产权方面,律师不光要会打官司,还要懂得国际知识产权和国内政策方面的很细的问题。再比如,信息化支撑的现代制造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等领域的立法、法律服务等问题都要密切地关注国家的相关政策。这些都对律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徐德安介绍说,国务院在后勤改制的时候,也遇到一些法律瓶颈。这些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律师的参与。比如,在国有资产、央企、军队的土地变性的问题上,依据国务院有关规定,国有产权股权转让首先要经过国资委或者是上级主管部门的审批。然后要通过当地的国有产权转让中心转让。然而,这个过程中的有些难题很难突破。对于这个问题,有律师建议说,走资产重组的道路就可以绕过很多问题。根据这个建议,我们找到了转机和变通方式。我国许多较大的资产转让、转制,国企的改制方案,也都是律师提出来的。经济的发展,需要好的律师行业,更需要好的法学专业的律师,为企业、政府提供服务。

 

北京市冠衡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刘卫东认为,包容性增长作为新的发展方向、发展目标,有可能会给律师行业带来一些制度性机会。比如,国家不断出台新政策,除了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垄断行业,其他行业都在不断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行业壁垒在逐渐地打破,民营企业在未来几年会获得很大的发展机会。如果可以捕捉到这个机会,律师的事业会拥有一个大的发展机遇。

刘卫东还认为,政府聘请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和律师公益业务在未来的五年也会有一定的发展。刘卫东建议,政府的财政应拿出一定比例的款项作为聘请律师的费用,这对于政府执法水平的提升至关重要。而律师公益事业能够使律师获得社会认同,也让律师自己获得成就感,这对年轻律师的发展和成长很有益处。

从律师事务所内部的包容性发展来说,刘卫东说,作为律师的主任,作为合伙人,我们能不能做到对下面员工更少地赚取一点剩余价值,甚至不赚取,让所有律所员工都能买得起房子,都有一个比较体面、比较有尊严的生活。这是最直接的包容。

 

青海省恩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张侠认为,包容性增长问题提出来以后,应该有一些配套制度和政策紧跟着出台,否则,所有的理论探讨就落不到实处了。

 

四川省衡平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杨燕认为,以前律师行业评价律师是否优秀,更多的是用唯一的GDP标准来衡量;律师做的好就是因为创收很高。现在,我们应不应该转变一下我们的观念,对律师的衡量应增加更多的衡量元素,标准不仅仅包括律师的业绩,还应包含职业操守,为法制建设所做的贡献,律师的幸福指数等指标,这应该是一个综合的指标。

另外,杨燕律师认为,我们有时候对差异愤愤不平,不是因为别人更富有或者优秀,而是因为他占有太多的特权,占有了太多的不应该由他个人享有的资源,才造成了不平等,这是不公平的。杨燕说,公平不等于绝对无差别;差别是普遍存在的,假如社会给了每位律师公平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又是有法律和制度来保障的,如此产生差异就是大家都可以认可和接受的,因为它源自公平。

旧版网站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123456 号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