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精选

梁彼得案听证曝“污点”陪审员撒谎又仇警 成逆转关键?19日命运揭晓

发布日期:2016-04-15  阅读:

备受瞩目的美国华裔警官梁彼得误杀非裔格里一案动议今日举行特别听证会。鉴于案情特殊复杂,法官决定明天下午继续听证,而原定明日对梁彼得的宣判将推迟至19日。

 

【陪审员问题一大筐】

听证会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点半直至5点结束,其间休会30分钟。

 

此次听证会意义重大。梁彼得的代表律师称,如果法官直接接受动议,那么量刑日期会当场取消,此前的审判则被视为流审(Mistrial),整个案件将被重新来过,包括陪审团也会重新遴选。

 

如果无法当场宣判,法官也会给予双方更多时间准备证据和材料,这意味着量刑日期会被推迟。这都会给梁彼得方面足够的时间收集更多证据,为免除其坐牢做出有利行动。

 

现在结果着实出人意料,也说明案情足够复杂特殊。

 

(隐瞒实情的陪审员Vargas)

 

现场观众透露,问题陪审团成员Michael Vargas在听证会上受到深度质询,而他的回答充斥着疑问和矛盾。

 

根据辩方提出的动议,Vargas先是作为另外一起谋杀案(Sal Perrone案)的候选陪审员,在筛选的时候,他告诉法官说他的父亲曾经被判误杀成立,而且在坐牢。此后,瓦加斯曾经向法官表示,他不觉得他的父亲被不公平对待,而且也不认为这段经历会影响他公平判断。不过,检查官在筛选的时候还是排除了瓦加斯。


在从Sal Perrone案中排除以后,Vargas继续回到陪审员的备选库,因为他的陪审员义务还没有完成。几个小时以后,他成为梁彼得案的备选陪审员,在法官询问他“是否有身边的人被指有犯罪行为?”时,他没有如实回答,而是说“没有”。最后,Vargas成为梁彼得案的9号陪审员。

 

但是,Vargas否认自己撒谎,当他在遴选陪审团成员阶段听到“是否有家庭成员曾遭逮捕”的问题时,他表示他的父亲不能算是一个“亲密的家庭成员”(close family)。

 

他还承认:“我想加入任何案件的陪审团,一旦成为陪审员,你就不用上班工作了。”除涉嫌撒谎外,他的facebook等社交媒体账号上还有不少反对警察的批评言论,这对其作为陪审团成员的公正性和客观性造成很大质疑。

 

此前,Vargas在接受《每日新闻报》采访时称,动议是被告方“最后的稻草”。“难道他们真的以为,我会说服其他11名陪审员给他(梁彼得)治罪?他们一定是疯了。”

 

分析人士称,Michael Vargas自相矛盾的回答可能是促使法官作出明日继续听证的重要原因。

 

【梁彼得命运,明天是关键】

法官是否接受动议直接关系到梁彼得的命运,因此明天的听证会结果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梁彼得的律师表示,依照目前的证据,他们很有信心法官会接受这份动议。

 

法律事务分析师迈克尔·巴什纳预计,Michael Vargas的疏漏可能导致整个案件推翻重审,由此将给“检控和对司法公正的诉求带来严重影响”。他说:“法官若推翻此案,我想会引发极其激烈的争议。”

 

布鲁克林法学院刑法教授赛蒙森则表示,法官通常都会直接否决重审动议,然而法官danny chun却举行公听会,这本身就不寻常,对于梁彼律师来说,也很难让法官批准该动议。

 

“有这样的听证会很罕见,就算有了这样的听证会,被告方也很难赢。通常来说,这种动议会被拒绝,被告会被量刑,然后这个问题可以在上诉的时候提出。” 

 

布鲁克林地区检察官汤普森在前段时间建议法官不要判梁彼得入狱,赛蒙森认为一般来说,法官的量刑应该不会高于检察官的建议。

 

“但是这不是通常见到的案件,这是纽约市十年一遇的案件,我不知道法官会做什么,但是一般来说,法官的量刑极少会超过地方检察官的意见。”

 

明日下午2点15分,听证会将进行交叉质询。如果法官批准了重审的动议,梁彼得的量刑则会取消,整个案件将会重新审理。

 

【非裔扬言,欲瘫痪纽约】

如按赛蒙森所言,法官量刑极少超过地方检察官的意见,那么势必惹怒非裔社区,继而引发骚乱。

 

此前非裔社区表示,若为梁彼得免刑,“无异于扣动扳机杀死格里的罪行”。

 

据《纽约每日新闻》报道,戈里的家人发表声明,称对建议感到“极度愤慨”,认为梁应该为他的罪行坐牢。“这一判决建议告诉人们警官杀人后不会受到重罚,不负责任的警察将会继续不公正地杀害并残酷对待纽约市民。”

 

格里的支持者认为,无论梁彼得的裁决多么不公平,都无法和格里之死相提并论。格里的姨妈说:“格里的家人爱格里,就像梁彼得的家人爱梁彼得一样,她的母亲也和梁彼得的母亲一样。可是,梁的母亲还能每天看到儿子,而格里的母亲,却只能去他的墓地。”

 

案发政府楼所在区的非洲裔纽约州众议员巴朗(CharlesBarron)日前发表惊悚言论,扬言“梁彼得若获轻判,就要瘫痪整个纽约市”。

 

巴隆说:“我抗议。我举行公民抗命。我们已经尽量用和平方式试图得到公正。但不要迫使我把(密苏里)Ferguso带到纽约来。现在看来似乎这个国家能理解的唯一事情就是当我们把它撕碎。不要怪我。我告诉你们,我们有些人在街上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一命换一命。”


非洲裔纽约州众议员巴朗和格里的家人在集会上

 

巴隆的言论在华人社区引起强烈反响,挺梁者为其言论感到震惊和不安。“凝聚华人力量群”群友发出一份投诉信,批评他用“暴动是无人倾听者发出的声音”来使暴力正当化。

 

警察局长布莱顿已向巴隆发出警告,称这些言论“很接近煽动暴力和暴动的刑事犯罪”,警告他要对自己的言论很小心。

 

在巴隆的煽动下,4月9日,超过40名抗议者聚集在案件发生地布鲁克林Pink House政府楼外,抗议布鲁克林地方检察官汤普森提出对梁彼得“5年缓刑和6个月家中看管”的量刑建议。

FACEBOOK上也有非裔团体号召包围法院,要“梁彼得坐牢”。目前已经有200多人报名参加,亦有近400人表示有兴趣。


他们在twitter 上打出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旗号,其中透着浓浓的火药味。艾克斯与马丁·路德·并称为20世纪中期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两位黑人领导人。但与金的非暴力斗争策略形成鲜明的对照,艾克斯主张通过以暴力革命的方式获取黑人的权利。

继2.20挺梁示威之后,亚裔非裔社区的矛盾激化,似乎一触即发。

亚裔维权大联盟本来计划判决一出,就在法院前举行记者会,但已被非裔团体抢先申请。警方担心双方有冲突,只能安排华人团体在对面的行人路举行记者会。两方人马隔着一条马路,预计纽约警方将出动大批警力,避免冲突发生。

 

【都是受害者,相煎何太急】

布鲁克林区长埃里克·亚当斯12日在区政厅紧急召开亚、非裔社区领袖座谈会,以求双方放下成见,保持冷静。

 

亚当斯强调,梁彼得案是一起不幸的意外,对受害人葛利和梁彼得双方都是悲剧,但悲剧既已发生,亚裔和非裔社区绝不能因此而反目成仇。不论判决如何,双方都应以和平的方式,共同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 

 

总计超过30位亚、非裔代表出席了会议。自案件发生以来一直为挺梁维权奔走的亚裔维权大联盟总召集人陈善庄表示,当日的亚非座谈会气氛友好和谐,华裔和非裔社区在此案上都是受害者,受害者不应彼此反目,而应增进交流,在合作中力争共赢。

 

加勒比海美国商会罗伊·海思迪克说:“在这件事上,我们应尽量缩小两个社区间的重大分歧,携手共进。”

 

来自亚美民权联盟的菲尔·吉姆也表示,无论判决怎样,无论事态如何发展,“我们都应团结在一起。我们过去是朋友,将来也是。此时此刻,我们应展开对话。”

 

来源:旧金山湾区华人资讯

旧版网站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123456 号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